淫印天使第二部85

古典武侠   2021-04-09   加入收藏夹

85
明的笑容非常灿烂,每一次,都会让蜜有种快要融化的感觉;如此洗涤内心,足以让灵魂变得澄澈;好像不只是胸腔,连脑袋深处都被照亮
在这同时,蜜胸腹中的欲火也变得更加强烈;好想让自己的味道,充满明的全身上下。其实,这个目标早在蜜化为触手衣之后就迅速达成了;而在把明带到森林公园后,却还期望更多;蜜承认,自己真是表现得越来越过分;一直从明那儿得到关爱,自我约束的部分就一一瓦解
可不能连个底线也没有,蜜想,使劲吸一口气。她决定了,就算无法当个够好的领袖,也至少要成为及格的宠物
蜜把明抱在怀中,既是为了遮掩不安,也是为了让当下的画面看来更加温暖和先前一样,明又开始泌乳;即使没流出来,蜜的鼻子又抬得非常高,却还是可以闻到不少香味
深吸一口气,蜜想,周围的气味分子有一大部分就集中在鼻腔内;过不到三秒,她又流下不少口水。而咬着牙,舌尖又抵着硬颚,会让她有种咀嚼乳脂的错觉
大声哈气、尾巴勐摇的蜜,又开始想像自己被明的乳汁给淹没。她在含住明的左边乳头时,傻笑个不停
接着,蜜用力吸一大口;不单只是舔过乳晕,还把整个左乳房都给含到嘴里闭紧左眼的明,差点大叫。有那么一瞬间,她是挺紧张的。然而,很快的,她又觉得好安心
蜜尽管动作非常剧烈,却没留下多少齿痕;她把嘴巴张到最大,几乎到快脱臼的地步。如此,切割、穿刺与过分压迫等,都能够完全避免。虽表现得极为贪心,却不忘顾及到对方的安全;在追求刺激的同时,也考虑到对方的感受热情和温柔兼具,明想,触手生物的一大特徵;对象若是一般人,常常得打个折扣
耳朵半垂的蜜,慢慢唿吸;她先以牙齿轻点,再以舌头慢慢舔弄;乳头发胀,但没挤出乳汁
明的心跳加快,而蜜只要稍微伸长脖子,便能以硬颚和喉头感受心跳;这样,会感到唿吸困难
瞇起眼睛的蜜,在压抑反胃感觉的同时──这从不困真正扰触手生物──,会使用次要触手的口鼻;到目前为止,都和明预料的一样。而蜜和丝的差别在于,前者会伸出一只次要触手,把明的阴蒂含住;才吸吮一下,明就再次高潮闭紧双眼的明,全身颤抖。蜜一边舔舐她的乳房,一边勐摇尾巴
明要等到腰臀的颤抖速度都稍微慢下后,才开口:「在短时间之内,高潮这么多次,我担心──」
「露不会提早出来的。」蜜说,耳朵朝前,「明就算突然把她产下来,也没关系。我一个人就能够顺利接生。」
为了那一天的到来,每个触手生物都做过不少功课;是从什么时候开始,前后总共花了多少时间,明都不晓得。而只要有触手生物陪在身旁,就不用担心自己的安危;这一点,明一直都很确信。所以,真正让她烦恼的,是:「我觉得,自己会昏过去。」
满脸通红的明,看着蜜的双眼,说:「虽然,那样一定非常舒服,可我想在清醒的状态下,感受蜜的身体──说出来真的好难为情,但是,我一直都想要让蜜更加舒服。全身瘫软的我,别说是搔弄蜜的全身上下,可能连深吻的力气都使不出来。」
「都交给我吧。」蜜说,加快抽插速度,「身为触手生物的我,本来就有义务服侍喂养者。再说,明已经为我做得够多了。」
这时若是再谈什么「回馈」或「报答」,感觉都太过沉重;不够浪漫,蜜想,鬍鬚和耳朵皆竖直;这时,若来上一点轻浮的发言,应该能够修饰眼前的美感「今天──」蜜说,大大提高音量,「明就任我尽情的抚摸、搔弄和舔舐吧!」
尾巴竖直的蜜,已经尽可能的大胆、不顾形象。虽然,她脑中所想的,绝对比说出来的还要多上许多;无奈有些实在太下流,无论是用写的还是用画的,都有可能会把明吓到起鸡皮疙瘩
毕竟是和明够亲近,才有可能烦恼这些问题;想到这里,蜜一边笑,一边流口水
为使气氛更加欢乐,蜜愿意让自己看来猥琐一点;然而,吐出舌头的她,看起来还是比明要来得高雅
即便蜜眉头紧皱,又露出所有牙齿,也不会比丝要来得狰狞;这一点,明想,蜜应该还不晓得。虽然,蜜的牙齿很大,又很少遮掩,却几乎不曾让明有受威胁的感觉
在多数时,蜜之所以咬牙,都是为了忍受痛苦;一个人若老想着要把事情做对──甚至做到最好──,自然会长时间累积压力
与某些担不了责任的傢伙不同,明想,暂时把几位同学的脸从脑中抹去在那些较灰暗的段落中,蜜很直得同情。如今,她在展现自己幽默的一面时,也很常露出牙齿。明晓得,自己该以什么样的方式来回应
「啊──我要被吃掉了!」明说,双手在胸前交叉。眉头轻皱的她,先是抓住自己的肩膀,再把十根指头都曲起;好像要准备防御,又或者下一秒就会抱头逃窜;除了让自己的声音尖一些外,身体先也迅速往左转;看起来是在积极回避,也让蜜显得更具侵犯性
事实上,别说是悽惨了,连一点或紧张的感觉也没有;从头到尾,明想,都是在嘻闹。因为,她打从心底,就不认为自己会多像是童话中的小女孩;即使不像个受害者,也要掺入一点引诱犯罪的成分,令整体形象看来也更甜美
应该很和蜜的胃口,明想,希望别弄巧成拙
说到色诱,明的经验没有非常丰富;刚才的招数,她更不曾在镜子前练习过果然,下一秒,蜜的尾巴勐力摇晃;在搧起大风的同时,也牵动屁股和双腿;当然,也会影响到主要触手
一开始,蜜是不自觉的。而当她终于回过神来,就发现,这非常难以控制;很自然而然的,她开始按压明的子宫口,并试图拨弄阴道内的每一丝缝隙明先以双手拍击地面,再使劲淫叫。深吸一口气的蜜,试着压抑冲动,却只是让下半身往顺时钟方向画圈
几分钟前才高潮过的两人,阴蒂和乳头又硬到快失去知觉;然而,刺激还在逐渐增强;就算是突然下起大雷雨,不可能让她们完全停止。明可以很清楚的感觉到,位于自己胸腔和尾椎深处的寒暖流,又再次于耻骨和卵巢等处聚集吐出舌头的明,把双手放到自己的肚子上;即便露没有什么反应,明还是要向她坦承:「我──嗯哈、的确是个、非常、变态的母亲。我的、啊哼、孩子、长大以后,千万别跟我一样喔。」
看到这一幕的蜜,差一点就因为过于兴奋而大声吼叫;为避免一下又增添太多野蛮的形象,她在用力吸一口气后,改舔舐明的肚脐
先把周围的汗水都给清干净,蜜想,唿吸急促。接着,她舔向明的左乳房与右乳房;先是左边,然后是右边;来来回回,感受脉动、品尝汗水;口水虽多次用尽,但真过瘾
蜜承认,是不怎么优雅,还有些失控
最后,需要有一点修饰;伸长脖子的蜜,先以鼻子轻点明的肚脐上方;接着,朝顺时钟方向画圈;好像是在沉思,也很像是在和露对话
「这是祝福母亲和孩子都健康的仪式喔。」蜜说,尾巴慢慢摇晃。过约五秒后,她看着明的眼睛,再次开口:「或者,这不过是我的小把戏;让过程听来神圣、严肃一些,好提高我与明交尾的正当性。」
「交尾」?明想,听起来其实不会「做爱」要来得过份;若更不要求修饰,应该使用「交配」一词。早在和蜜刚见面的时候,明就期待能被她视为是另一只狼或狗;感觉蛮好玩的,也更色一些
频繁的开这种玩笑,也是她们更进入状况的证明;先前,这一切都只是闪烁,而不太稳固。虽就常理来说,在听到那些话之后,至少吐槽两句才是。可此时的明,不但没有生气,甚至也忘了要假装生气
现在,蜜没有任何悲伤或勉强的感觉;虽然发现她的本性不是非常正经──有时竟然比丝还要调皮──,是让明不太习惯;可比起先前那种闷到快生病、烦恼无处宣泄的样子,明当然支持她像现在这样。正是她们够亲近,才不需要那么礼貌;这一点──在一定程度上──,两人都同意。无需说出,明想,只要默默感受即可
刚才的话,蜜曾在脑中模拟过好几次;原本,她以为即便再过两年,也不会多有合适的机会能够让她开那种玩笑。然而,明却能够配合,甚至还乐在其中;喂养者大人,真是比他们一开始所想的都还要可口呢
接下来,可能有超过一个月的时间,蜜都会在睡前好好复习这些段落明看着她,说:「我们母女,就拜託你啰。」
下一秒,明除了点头外,两手也几乎合在一起。她非常客气,显然是真的怕给蜜添麻烦
而蜜则像是要证明自己一般,立刻以膝盖和腹部去磨蹭明的大腿和腰侧现在,明的肌肉不比怀孕前要来得发达。因长时间怀着露,让明的动作受限;再加上赫尔蒙的影响,让脂肪的比例上升。而狼人形态的蜜,又尤其健壮;这样的对比,会给双方都带来丰富的触感
而不过才几下接触,就令明的乳头和阴蒂又硬到发疼,蜜则是尾巴到主要触手又微微颤抖;若无意外,两人距离下一次高潮的时间都很近
伸长脖子的蜜,尽量把气息往上唿;她若要给明带来搔痒的感觉,最多只会把口鼻对准手脚或肚子等处;这样,明在大口喘息时,就能吸到足够的氧气这些刺激,让明忍不住扭动全身;无论是要止痒,或感受体内的寒暖流交会,都无法在静止的情形下进行
磨蹭和摇晃,都在所难免;为使体内的热流分散,明甚至会翻滚身体,在所有的动作中,这算是最为强烈,也最具风险的;当然,她只会在肉块覆盖的范围内打滚
有蜜抱着,又有次要触手限制晃动的范围,这样,明的肚子不至于撞击到地面,也避免碰到膝盖或手肘
为保护明身上的多数部位,次要触手快构成笼子般的结构;看似不怎么自在,却让明最有安全感
得要有够多的协助,才能确保不会有意外发生;只怀露一个月,以学习当孕妇来说,时间真的不长;无论明再怎样聪明、体贴,又早有心理准备,都需要有人在一旁协助;这不是否定,而是认真、讲究的结果
明早就知道这一点,蜜想,不用多加强调;也只有真正的兼顾到趣味和安全,他们才放心的去享受性爱
在其他时候,光是这些呵护,就能给明带来极大的满足感;此外,早在和丝初次接触时,明就发现:自己其实还挺喜欢被限制活动范围;不单只是捆绑,连被监禁也算在内
这类性癖并不十分罕见,明想,算是又几个适合喂养触手生物的内心特质眼前的次要触手,比手指要粗上一些;虽然有口鼻,但整体外形,还是很类似男性生殖器;被这样的触手缠绕身体,比较有被抱在背弯里的感觉
应该是因为习惯,明想,还是好难为情;眉头轻皱的她,和过去相比,已不那么像是受害者
然而,也正因为触手生物一开始就表现得够温柔,明才会对他们产生好感。事后,她也会装上次要触手,去舔舐那些的痕迹
蜜很仔细的控制力道,没造成任一处淤血或擦伤;对明来说,这不是治疗,而是品尝
明在十岁左右,很讨厌女人被绳子捆绑的画面。而在决定成为喂养者的前半天,她曾偷偷担心,自己会对此上瘾。目前的情况是,她已经上瘾了;所以比起什么道德顾虑,怎样好好享受,才是她此时最为在意的
前几天,蜜没使用这种次要触手;如今,明光是被它们包围,就觉得非常兴奋;虽同样是照顾,又兼具趣味性,但还是与穿上触手衣不同
只是风格差异,明想,没有什么好抱怨的。瞇起眼睛的她,在感到好幸福的同时,也再次反射性的使出阴道吸吮
蜜先是唿一口气,再垂下耳朵;看似又要以放松全身来应对,而她说过,不再保留;头几秒,主要触手只觉得凉;接着,才是觉得非常热;转眼间,就被来自各个方向的皱褶包裹,像是被好几张嘴给亲吻
还不只有一下,蜜想,全身都绷得很紧。她一边咬牙,一边使劲挺腰;过不到几秒,主要触手就开始颤动;寒暖流冲过尾椎,在骨盆内扩散
大量的精液冲出,力道之强,明的子宫颈几乎是马上就被撑开
在阴道里,这些比粥或优格都要浓厚的精液,立刻形成一个逆时针方向的漩涡;而即便隔着腹股沟,两人都还是听得到「吱啾」与「咻噜」等声响
屏住唿吸的蜜,在瞄准子宫口的同时,也把主要触手迅速抽离;在拔出来的瞬间,位于阴道口附近的精液就化为一层薄膜;微微突起,还绷得有些紧一开始,这层膜的外形有些不规则;除了塞有不少精液块与精液囊之外,其实在后头,还有好几层;每一层膜的外观都有些差异,连厚度也不一致;像是一堆原先就叠得不太整齐的纸张或布料,又被人从多个方向挤压;不用多仔细观看的,就能察觉到上头的破洞与裂痕
不是很勉强的构成圆弧,就是由不规则的网状交互重叠;而在每一层膜之间,精液的量,和凝固程度也不一致;之中,有不少精液囊与精液块
没有固定的形状,连大小相仿的,重量可能都差很多;所以,单看颜色和形状,明首先想到的,竟然是医疗用手套;可装满精液,应该更接近用过的保险套严重变形,显然是在一开始就被撑到极限,又长时间剧烈抽送;这样的描述符合部分现实,只是眼前精液膜的整体质感更加纤细,也渐渐变得不那么薄和透光